凹凸租车发布新集团名凹凸出行 还将延伸业务至综合生活类服务等领域

时间:2019-07-05 16:42:17       来源:界面新闻

出行领域的企业喜欢改名,尤其喜欢“出行”二字。从最早的滴滴打车变为滴滴出行,再到去年的嘀嗒拼车改为嘀嗒出行、哈罗单车改为哈罗出行,出行企业似乎不愿把自己局限在单一的业务中,想要通过改名来体现自己的大出行构想。

这也是技术发展给经营者带来的战略压力,5G、电动化、自动驾驶、网联化、共享化等概念及应用场景日渐清晰,让出行战场持续火热。

现在轮到了凹凸租车,不久前它发布了新的集团名“凹凸出行”。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公司主营私家车共享,车辆来源是私家车主空闲的汽车,在凹凸平台上进行长租或短租。凹凸出行在北上广深、南京、杭州等60个城市开展业务。

改名之后,“凹凸出行”集团旗下将包括以长短租业务为主的“凹凸租车”、专注分时租赁的“凹凸共享车”,以及“凹凸出险代步车”等子品牌,业务还将延伸至代驾包车、UBI保险、汽车金融、车后市场、综合生活类服务等领域。

价格优势

对于用户来讲,企业的发展理念并不重要,价格和服务才是最重要的。

目前凹凸出行对于用户很大的一个吸引力就是——便宜,同时车型也多。以奥迪A6为例,神州租车平台上该车型1天的使用费(包括租金和保险)近900元,凹凸出行平台上的价格为500元左右。

差价来自于二者不同的经营模式。目前神州、一嗨等租车平台上的车辆由平台购买或租赁,再转租给用户。而凹凸出行不拥有汽车,车辆来自于私家车主,平台作为用户和车主之间的桥梁,车辆可使用的时间和租金由车主决定,平台收取15%的服务费。轻资产管理模式让凹凸出行有了低价的优势。

对于车主来说,将空闲时间的车辆租出去,他们将会获得一笔额外的收入。一名车主对界面新闻表示,自己不是每天都用车,一个月把车租几天出去,油费就出来了。有时新款车型会上的非常快,特斯拉Model 3在市场正式发布后21天,就出现在了凹凸平台上。另外,租客在车辆使用过程中会购买额外的保险,以保证车主利益不受损失。

目前凹凸出行平台上注册车辆超过50万辆,业务覆盖全国60座城市;注册用户1500万,A、B、C级车的比例分别为15%、40%、30%,其余15%是个性车,也有法拉利、兰博基尼等豪车。凹凸平台上龄在三年以内的汽车占比为68%,车型1万余款。

不过由于把出租方从平台变成了个人,这样的模式也让早期用户使用时遇到一些麻烦。一名凹凸出行用户对界面新闻表示,取还车的时间和地点需要自己和车主沟通,有时会比较麻烦。这当然也是车主的麻烦。

为此,凹凸出行推出了车管家服务,这是一项收费服务。车管家作为平台的工作人员,代替车主和用户沟通以及取还车辆。目前一个车管家一天最多能够完成14单取送,而在同一平台下,短租、共享车和出险代步车都可以使用同一个车管家团队,这样的复用效率下,凹凸出行收取的服务费足够覆盖车管家产生的成本。

凹凸出行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韦予认为,凹凸出行看重精细化运营,是他们能生存下来的重要原因。“当有了车管家之后,我们的匹配效率急速上升,目前已经达到了93%,因为替车主免去了麻烦,车主交车的意愿增加了,消费者也省去了沟通的麻烦。”

车管家的出现,也带起了车后市场的需求开发。与凹凸出行合作的产险公司用户一旦发生车辆事故,可以预约使用由凹凸提供的出险代步车,其车管家会将代步车送上门。

基于凹凸出行平台的大量车源,代步车基本能够匹配到与原车同级别甚至同款车型,车管家直接将代步车送到事故地点。事实上,这块业务也是目前凹凸出行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目标自动驾驶

凹凸出行未来将不再只局限于租车领域,而是成为一个出行服务平台和虚拟汽车服务商,将发展方向定义为CaaS(Car as a Service)。

“当你可以越来越便捷地触达到车辆,汽车将不再是一项资产,而转变成一种服务——可以碎片化购买使用时间,并延展到出行以外的综合类生活服务。”陈韦予说。

全球出行行业巨头Uber、以及拥有快车、专车、单车、租车、车服等多种业务场景的滴滴出行都也正在构建自己的大出行生态;整车厂也不只满足于造车,戴姆勒、首汽、上汽、广汽、威马等车厂纷纷推出了自己的出行平台。

埃森哲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到2030年底,汽车制造和销售收入(约2万亿欧元)将略高于当前,而其中汽车销售的利润将会小幅萎缩(从约1260亿欧元减少到1220亿欧元)。与之相比,出行服务的收入预计将升至近1.2万亿欧元,利润达2200亿欧元。

“凹凸出行的理念还不太一样,我们不拥有车,而是将城市里没有使用的汽车利用起来,对接给需要的人,是真正的汽车共享。”陈韦予说。

作为“轻资产”平台,凹凸出行不拥有实体车辆,其整合和利用的是闲置的私家车资源,相对滴滴和神州,更接近共享经济精神的汽车共享模式。

据统计,中国小型载客汽车保有量今年已突破2亿辆,驾照持有人数超过4亿,这意味着有2亿无车的人可能有开车需求。陈韦予认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再将买车视为必选项,车主也更愿意将空闲时的汽车分享出来,这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你不再需要司机,汽车可以自动调度到家门口,私家车的利用率会大大提升,汽车也将真正地成为服务的载体。”

对于自动驾驶的判断,美国麦肯锡公司发布报告称,2040年前后,自动驾驶汽车在中国乘客总里程(PKMT)中占据66%的比例。而在中国,完全自动驾驶技术(按照美国汽车工程师学会标准所认定的L4级或以上水平)被认为将在9-10年内完全铺开。这一时间跨度接近全球主要汽车市场在上述领域的平均发展水平。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不断演进,出行即服务的全球市场在未来十年也将呈现大幅增长。而对于自动驾驶的实际运用的挑战,陈韦予认为,不能等到自动驾驶来临时被彻底颠覆,所以必须提前准备。

陈韦予认为,共享出行行业是一个“欲速则不达”的行业,轻资产、重运营才让凹凸出行顺利地走到今天。未来凹凸出行将自身定位为虚拟汽车服务商,最终会如何发展,仍需时间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