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出行行业遭遇雪崩 失业创大萧条以来新高

时间:2020-05-11 16:13:32       来源:新浪科技

去年5月才加入Airbnb的张伟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没呆满一年就要离开公司。明天会是他在Airbnb的最后一天。

当初他离开南湾一家互联网巨头转投Airbnb,选择每天坐城铁Caltrain进城的生活,看重的就是后者即将上市以及未来股价涨势。“Airbnb有很多中国工程师,这里的工作氛围很吸引我,谈下来的大Package(薪酬期权)也不错。我以为自己会在这里至少呆上好几年。”

虽然被迫离开,但张伟并没有太多怨言。“大家都知道是因为这场疫情。不仅上市计划暂时没戏了,今年业绩也不会好,最近融资估值也下滑了。裁员不可避免,其实也有点心理准备,只是落到自己身上肯定不好受。公司给了四个月薪水,期权和医保也都给了,算是厚道了。至少暂时不用太担心。”

谈到之后的想法,张伟叹了口气,“现在失业确实不是时候。大厂似乎只有FB和亚马逊还开放招聘,好点的创业公司也冻结招聘了。不知道这场疫情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可以回到之前的行情。拿着H1b的年轻人可能比较头疼,很多公司压根不要Junior。”感觉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太好,不太愿意多说。

短短一周之内,旧金山三大共享经济巨头(Uber、Lyft和Airbnb)先后宣布大幅裁员。4月29日,Lyft宣布裁员900人,裁员比例17%,此外,还有288名员工暂时停薪休假;其他员工则面临着3个月的降薪。5月5日,Airbnb宣布全球裁员1900人,裁员比例四分之一。5月6日,Uber宣布全球裁员3700人,裁员比例14%。

已经在Uber工作了三年的王丽并不在此轮裁员名单中,但她并没有感到安心。“这一轮裁的主要是客服和招聘部门,和我们关系不大,但据说接下来还会有更多裁员,谁知道呢?”Uber本来就在努力削减成本,意在加快实现盈利,但新冠疫情进一步加重了Uber的财务压力。Uber去年下半年就已经裁员了三次,总计1300多人,被裁的部门不仅包括市场部门,还有产品工程部门,甚至是无人车业务。

疫情导致共享出行雪崩

实际上,这三家公司的裁员并不令人意外。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出行和差旅是打击最为沉重的领域,这三家公司的业绩也损失惨重,更完全打乱了原先的盈利计划。在这样的情况下,调整业务、削减成本、大幅裁员是最实际的举措。他们甚至还暗示,未来会继续进行裁员。Lyft预计此次裁员能给今年减少3亿美元的支出。

Lyft第一季度亏损了近4亿美元,但这份财报并没有完全体现停摆带来的打击,真正惨烈的是4月份,Lyft自己透露当月乘车数锐减了75%。Uber第一季度更是巨亏29亿美元,不过其中包括高达21亿美元的资产减值(与投资中国的滴滴和新加坡的Grab相关),Uber透露4月份乘车数下滑了80%,外卖业务的增长尚不足以抵消主营乘车业务的下滑。

今年3月,Airbnb中国的预订量比1月份同期下滑了96%;而美国预定量锐减了80%,原本一个星期就有50万个预定,结果整个3个月也只有10万个预定。Airbnb预计今年营收可能还不到去年的一半。原本冲刺上市的Airbnb不得不搁置了上市计划,转而通过股权和发债融资20亿美元,用于应对今年的困境,而估值比2017年的310亿美元缩水了近四成。

即便美国正在逐步取消居家令,三大共享经济公司也不认为情况可以马上好转。这是他们果断决定大幅裁员和业务调整的根本原因。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切斯基(Brian Chesky)表示,我们不清楚旅游市场何时才会恢复,即便市场恢复了,状况也会不同于往日。Lyft CEO格林(Logan Green)更是预计,即便居家令和旅行限制修改或是取消,社交隔离令也会延续,消费者行为会发生改变,企业也料将削减支出,这都会给Lyft业绩带来明显不利影响。Lyft平台的乘车需求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会低迷。

更雪上加霜的是,加州政府以及加州几个大城市旧金山、洛杉矶以及圣地亚哥市政府上周宣布联合起诉Uber和Lyft,指控两家公司违反加州今年生效的合同工劳动法AB5和《反不公平竞争法》,剥夺了司机享受最低工资、加班费、病假、失业保险以及工伤保险等劳动福利。如果两家公司败诉,他们只能被迫将加州司机列为员工,不仅会带来数以亿计的成本,还将直接危及共享出行业务模式。

失业创大萧条以来新高

三家公司先后大裁员的宏观大背景,是美国经济在新冠疫情冲击下的衰退。美国是全球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截至美国当地时间5月10日,美国确诊人数超过132万,死亡人数接近8万,不仅占据全球确诊人数的三分之一,更是疫情排名第二的西班牙的六倍。为了遏制病毒传播,美国各地从3月16日开始陆续实施居家令,非必要商业和企业被迫停工歇业。按照此前的模型预计,如果不实施居家管制,美国可能会有超过百万人死于新冠。

虽然这种停摆措施延缓了病毒传播,避免了医疗体系崩溃,但3.3亿美国人被迫居家,也让实体经济几乎陷入瘫痪境地。除了超市、电商、医疗用品等少数几个行业之外,几乎所有的实体经济行业都在停摆打击下一片惨淡;酒店、航空、旅游、汽车、零售、服务、娱乐、餐饮、服装、地产、制造、农业,大批企业在无法营业带来的资金流断裂下申请破产保护。

美国经济延续了11年的增长势头就此划上了句号,并且正式陷入衰退。美国商务部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实际GDP年化下滑了4.8%,是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的最大降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美国经济今年或将萎缩5.9%,此次大封锁可能会成为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经济如雪崩,失业如洪水。从3月14日以来,美国累计共有超过3350万人首次申请失业救济,其中加州失业人数超过400万。美国4月非农就业人数更是锐减2050万人,失业率飙升至14.7%,创下了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之后的新高,而疫情来袭之前,2月失业率还是在3.5%的50年最低点。由于4月份非农就业人数只统计到4月中旬,还无法完全体现失业大潮的严重程度。

这次裁员失业风暴不仅涉及到所有地区,更冲击到几乎每个行业。从非农就业报告来看,失业最为严重的行业依次是休闲和酒店业、餐饮业、教育和医疗业、商业与零售业、制造业、政府部门、建筑业等等。由于低薪劳动岗位大量被裁,美国4月平均时薪甚至还同比升高了8%,涨幅创下了历史新高。但需要指出的是,由于美国经济救助方案的慷慨设计,有相当一部分原本低薪的人员在失业之后,反而可以拿到比在岗工资更高的补贴。

科技公司难逃裁员风暴

虽然在此次美国裁员风暴中,硅谷并不是影响最大的地区,但科技行业同样也不是世外桃源。随着整体经济陷入停摆,消费需求明显下滑,那些与经济消费直接相关的科技公司,他们的财报业绩和营收前景也会不可避免受到拖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裁员收缩就成为了最直接的选择。

出行和差旅行业显然是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的行业,而这一领域的科技公司Uber、Lyft、Airbnb、TripAdvisor(两次裁员1100人)、Kayak(裁员400人)、Expedia(2月就裁员3000人)、Zipcar(裁员100人)都进行了大幅裁员或即将大幅裁员。受疫情影响,他们的业务毫无意外都出现了断崖式下跌。而疫情何时结束,市场何时复苏,能恢复多少程度,目前依然是个未知数。

近期宣布裁员的硅谷知名科技公司还有(包括但不限于):团购网站Groupon裁员2800人,点评网站Yelp裁员1000人(停薪1100人),电子烟公司Juul裁员900人,地产网站Opendoor裁员600人,在线金融Lending Club裁员460人,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Bird裁员300人,机器自动化创业公司Automation Anywhere宣布裁员260人,运动相机公司GoPro裁员200人,共享办公空间WeWork裁员250人(近期还将宣布裁员),预定网站Booksy裁员200人,家居设计网站Houzz裁员155人,机器人披萨创业公司Zume裁员200人,自动驾驶创业公司Zoox裁员100人,HR服务创业公司Zenefits裁员87人,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Lime裁员84人,等等等等。

显然,因为新冠疫情大举裁员的不仅有市值数百亿美元的上市巨头,更有大批创业公司。据硅谷裁员追踪网站Layoffs.fyi统计,从3月11日至今,共有4.2万名创业公司员工被裁下岗。在宣布裁员的诸多创业公司中,不仅有尚在初期的小创业公司,更有估值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明星独角兽。

除了经济停摆导致业绩下滑,促使创业公司决定裁员的另一重要原因是,他们的融资和估值都因为疫情受到了影响,不得不精打细算考虑自己的资金消耗,同时加快推进造血和盈利计划。一方面,由于VC更习惯面对面与创业者交流,居家令时期不得不暂停或者放缓了投融资活动,这方面的影响会在第二季度的投融资数据中体现出来。另一方面,经济前景不明朗也促使VC们在砸钱时日益谨慎,施压创业公司尽快实现盈利。而且,WeWork和Airbnb等明星创业公司近期估值大幅缩水,也影响到了创业公司的融资议价能力。

市场复苏前景取决疫情

在一片裁员潮中,思科、PayPal、Marvell等一些大科技公司却主动承诺在疫情期间不裁员。思科CEO罗宾斯(Chuck Robbins)表示,“一些公司营收几乎降到了零,他们没有选择(必须裁员),而我们这些大公司有足够财务储备可以承受影响,如果我们都要裁员,那是不符合逻辑的”。不过,过去几年思科一直在推进重组转型计划,从2016年以来已经裁员了7000多人,原本今年第一季度还打算继续裁员。

即便是一些财力雄厚现金充足的科技巨头,也在疫情的影响下,部分甚至完全冻结了招聘。即便是Netflix这样业务因为居家令大幅提升的公司也冻结了招聘。而互联网巨头谷歌已经宣布将营销预算削减一半,并冻结了2020年度绝大多数部门的招聘(少数战略领域除外)。连过去十多年一直在大举招聘的谷歌都冻结了招聘,这更是令硅谷的就业市场感觉到了刺骨寒意。事实冻结招聘的硅谷科技公司还有Linkedin、SAP、Slack等等。而苹果和微软这两大巨头也部分冻结了招聘。

现在还在全面招聘的巨头似乎只剩下了Facebook和亚马逊两大巨头。Facebook计划今年年底前在全球新招10000名员工,主要是在产品和工程部门。除了硅谷部门之外,Facebook还打算今年在伦敦招聘1000人,未来三到五年在纽约招聘3000人。亚马逊除了新招17.5万名物流和仓储员工之外,还打算新招20000个科技职位,主要是软件开发者、解决方案架构师以及IT支持。

在这样的就业熊市中,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一些热门技术岗位则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各大科技公司依然求贤若渴。苹果的硬件、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部门仍在招聘,微软的Azure部门也在继续扩张。硅谷的云计算服务商ServiceNow近期甚至打算大举扩招1000人。

尽管美国的疫情还在蔓延,但在经济衰退和失业大潮压力下,美国政府已经迫不及待地宣布重开经济,今天将有31个州有条件的复工开业。然而,宣布复工并不代表经济就会复苏,居民消费支出和企业资本支出或许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逐步回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2月份还在增长的美国经济因为新冠疫情直接陷入了衰退,之后是会很快爬出低谷,还是就此陷入长久低迷,这依然是一个未知数。更为关键的是,没有人知道这场疫情何时才会退却,而这将主要取决于疫苗和特效药的研发进展。

“我想去FB试试,大公司稳妥一点。”张伟这样介绍自己的目前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