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二次上市 退隐的刘强东 进击的李国庆

时间:2020-06-19 10:41:06       来源:网易科技

9点30分,锣声响起。

敲锣的徐雷一身黑色西服,他是京东零售集团CEO;与徐雷一道上台敲锣的,是六名身着白色T恤的“平凡人”。

据说,这面锣是京东专门找给港交所定做锣的工匠手工打造,重200.618公斤,花费了20多万。

但所有媒体关注的点都是:刘强东,依然没有在现场出现。

京东二次上市,市值超7000亿港元

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的京东集团,是港交所第四家“同股不同权”的互联网公司,也是继阿里、网易后第三家在香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企业。

今日港股开盘,京东集团开盘涨5.75%,总市值超7000亿港元。按226港元发售价计算,京东通过此次香港上市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约297.71亿港元。

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说,“京东集团满怀着感恩之心来到香港,不仅是因为我们希望与更多的客户和合作伙伴分享我们的发展成果,更是因为我们对中国和中国经济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与徐雷一道上台敲锣的6名代表分别是:获得“中国五四青年奖章”的京东物流武汉亚洲一号城配青年车队队长张谨、疫情最严重期间坚持给“风暴中心”武汉金银潭医院送货的快递员李华斌、疫情以来不分昼夜接诊3万人次的京东健康全职医生肖幸幸、京东平台商家王珂、京喜产业带商家陈卓越、带领村民脱贫致富河北省阜平县平石头村村支书顾路红。

▲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与6名京东员工和客户代表敲响赴港上市锣声

截止发稿前,京东港股股价为233.2港元,较发行价上涨3.19%,市值约7206.75亿港元。

强东不出,奈苍生何?

被现场媒体们所关注的刘强东,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在现场。

但徐雷在演讲特别提到了刘强东。他向刘强东表达了感谢,不仅因为其战略格局和超前眼光,也因为他赋予管理团队最大的信任和舞台。

自从明州事件之后,大强子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即便是看到了他的名字,也只是出现在公开信、招股书中,甚至是章泽天的社交圈里,但他真人却很少现身在公众面前,没有采访、没有演讲。

进入2020年,刘强东开始频繁卸任京东旗下公司的高管职务。不过,京东在港上市前提交的招股书披露了:刘强东依然掌握着京东的“大权”。

招股书显示,刘强东持股4.485亿股普通股,占股15.1%,投票权为78.4%;腾讯持股5.272亿股普通股,占股17.8%,为最大股东,投票权为4.6%;沃尔玛持股2.89亿股普通股,占股9.8%,投票权为2.5%。

而在一个月前的5月19日,刘强东于深夜发了一封给所有员工的公开信,说17岁的京东“到了时候需要深入地思考和定义‘我们是谁’”。

他还说,2018年京东来到了“至暗时刻”……集团迅速成立了战略决策委员会(SDC)、战略执行委员会(SEC)、HR委员会(HRC)、财务委员会(FC)、技术委员会(TC)。

他对徐雷的支持力度也很大。据媒体报道,在徐雷2019年晋升刚刚结束后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刘强东告诉聚集在一起的高管:“如果你们不听徐雷的话,就是不听我的话。”

这或许能表明:京东或许跟阿里一样,已经完成了一代到二代的交班。

只是这样一来,日后那个高管送货的京东传统还会存在吗?至少,可能再也看不到骑三轮车送货的大强子了。

奈国庆何?

刘强东已经不再出山,而他曾经的老对手—李国庆,今年又开始活跃在媒体的目光中。

明州事件中,李国庆曾为刘强东辩护,认为 “1、非性侵,只是婚外性,对股东和员工谈不上伤害。2,非婚外情,只是性,对老婆伤害低。3,非嫖娼,对社会风气负面影响低。”

言论发出后,引起舆论抨击,当当的官微也出来“强烈谴责李国庆的言论”,还说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李国庆先生的言论是他的个人观点,当当网已经要求李国庆将当当logo,从他个人微博号等处删掉。”

这在当时似乎就已经凸显了李国庆与俞渝的矛盾。

而从2019年开始,以摔杯事件为起点,李国庆与俞渝关于当当的争夺,更是高潮迭起:爆黑料、抢公章、离婚案,一点都不逊色于当年李国庆与刘强东的口水战,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刘强东已经不参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