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废掉的电脑都去哪儿了?联想官方回应

时间:2020-06-10 11:32:28       来源:快科技

对于大多数和电脑打交道的人来说,电脑和你的亲近程度不亚于“朋友”。以每天工作8小时计算,一个月工作20天,一年工作12个月,一生工作36年,那么你与电脑朝夕相处的时间便是8×20×12×36=69120小时,约等于8年。但你有想过吗,当眼前的电脑完成了它的使命,它将被送往何处?

今日,联想官微发文科普,一起来看看那些被像垃圾一样丢掉的废电脑都去了哪儿。

2016年6月,新版《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将符合以下情形的固/液态废物列入该录:

1、具有腐蚀性、毒性、易燃性、反应性或者感染性等一种或者几种危险特性的;

2、不排除具有危险特性,可能对环境或者人体健康造成有害影响,需要按照危险废物进行管理的。

其中,电子元件制造行业中线路板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液、使用酸进行铜氧化处理产生的废液、铜板蚀刻过程中产生的废液被认定为危险废物。也就是说,连接着显卡、内存、处理器等各种硬件的电脑主板,在进行垃圾处理的过程中很有可能会变成危废。

这份名录揭开了废电脑的真面目,废电脑的本质不是“废”而是“毒”。制造一台电脑需要700多种化学原料,这些原料有一半以上都含有对人体有害的毒素。比如,电脑的塑料外壳都涂有一层防火制剂,这种制剂就是有毒的。每台电脑的显示屏中大约含有一公斤铅,这种物质钻入人体后会通过血液侵入大脑神经组织,严重的话可能导致终身残废。电脑电池和电路板中还含有镉,过度摄入镉可能会发生镉中毒。

如果废电脑不经过任何处理就填埋,当雨水接触到这些埋在地下的垃圾后会发生化学反应,形成垃圾渗滤液,其中的重金属渗到地下水中会引起严重污染。而如果人类饮用了这些被污染的地下水或者食用了受到污染的动植物,轻则中毒,重则死亡。

2007年,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曾发生过一起诡异的事件。某片区域的居民突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头痛、眩晕、恶心等症状,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调查显示,这些居民中有一半以上患有呼吸道疾病,1/3因重金属中毒而出现血液异常等情况,而罪魁祸首就是附近堆积如山的电子垃圾。

由此看来,填埋并不是废电脑最好的归宿,那还有其他办法吗?来看看世界上第一家专门处理废电脑等电子垃圾的工厂是怎么做的。这家名叫的“生态电子公司”的工厂位于芬兰北部,采用的处理方法类似于矿山冶炼,就是先把废电脑和废旧电子产品粉碎和分类处理,然后再送到冶炼炉中回炉,提取出金、银、铝等金属。

下面是一份发布于2013年的专利文件,文件里详细地介绍了从电子废弃物中回收稀有金属的方法,思路大致和生态电子公司相同——通过分离+冶炼的方式,将废电脑变“废”为“宝”。

据统计,2017年底的时候,全球关于电子垃圾处理技术的专利申请量已经达到了4796件,其中,中国、日本、美国等国家的专利申请量在全球位居前列。

而各大企业也在处理电子垃圾方面做出了贡献。联想回收利用废电脑等电子废弃物,推出由死循环回收物料(CL PCR)制造而成的产品列表,自2017年实施该方案以来,已使用超过2500公吨的死循环物料。2019年,联想实现温室气体减排92%,超额完成在2020年前一氧化二氮、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0%的目标。

但事实上,这并不是废电脑的所有归宿,或者说,不是故事的全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发达国家每年生产的电子垃圾多达5000多万吨,其中75%没有经过正规回收处理。这都垃圾都去哪儿了,它们大都被运往发展中国家。

出口商通常会把废电脑藏进二手车里,然后开进集装箱。如果被发现了,他们就说车里面的东西是“私人物品”或者“慈善物品”。由于二手商品和废电脑的界限模糊,这种“瞒天过海”的骗术很难被识破。还有一种更没底线的做法,直接以慈善的名义倾销垃圾。以肯尼亚为例,在外界捐助给这个国家的电脑中,有10—20%是报废产品。

废电脑走私已经形成了一条成熟的利益链条。发达国家处理电子垃圾的费用每吨高达400~1000美元,它们处理废电脑不仅不赚钱,还要倒贴钱。这进一步促使其将废电脑出口到人工成本相对低廉、环保力度不够大的发展中国家。

广东省贵屿镇一度被认为是全球最大的电子垃圾城。这个人口不足20万的小镇,有37.5%的人在从事电子垃圾回收。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人,都整日忙于拆卸电子垃圾。

人们用的是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男工将废电脑放在工作台上,直接用钳子将电脑壳与电路板分离,随后扔进身后的筐里。女工再将电路板上有用的电子元件一一拆解下来。剩下的电路板和其他废料送去烧板厂焚烧,从而提取出金、铅、铜和其他金属。

另一种方法叫“酸浴”。工人将电路板浸入到混合硫酸、盐酸等化学制剂制成的强酸溶液中,使金属脱离蚀刻的电路,这种方法通常通过手工来完成。而这些回收得来的金属会被卖掉,并重新回到生产制造流程中去。一般情况下,每吨电路板可提取黄金300多克、铂金5—10克、钯金30—50克,以及两千克白银、25千克锡和120—130千克铜。

没过几天,这些金属便会出现在电子市场、家电市场、珠宝商店,或者重新变成一台电脑出现在品牌专卖店中,再或者变成奖牌出现在2020年东京奥运比赛上。而这个曾经风景秀美的小镇却获得了和肯尼亚相似的结局,地表水已经不能饮用,居民饮水必须从30千米以外的地方运送。学生患病率高达50%,有的甚至因此而患上了血癌。

到这里,一台电脑孤独而又灿烂的一生便结束了,但更多与废电脑有关的故事还在世界各地上演。